外交部中方高度重视叙利亚人道局势拒绝个别国家无端指责

纽约时间12月20日,联合国安理会就德国等提出的叙利亚跨境人道救援授权延期决议草案进行表决,中、俄对草案投了反对票。今日,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对此事进行了回应。

耿爽: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张军大使已在安理会解释性发言中全面阐述了中方立场。

涉及国家安全内容的教材实行统编

教材主编需具高级专业技术职务且经验丰富

我想强调的是,中方高度重视叙利亚人道局势,积极参与了安理会相关决议草案的讨论,为推动各方弥合分歧做了大量工作。跨境人道救援机制是在特定形势下采取的特殊救援方式,应充分尊重叙利亚主权、独立、统一和领土完整,充分尊重叙利亚政府意见,并结合地面形势发展进行评估和调整。遗憾的是,最终案文不符合上述精神,中方存在严重困难。提案国在各方仍有严重分歧的情况下强行推动表决,无助于维护安理会的团结和权威,也无助于改善叙利亚人道局势。因此,中方对草案投了反对票。

《办法》也提高了教材编写的门槛。统编教材外的其他教材须由具备相应条件和资质的单位组织编写。 对于编写人员,《办法》要求,包括不能同时参与同一学科不同版本教材编写。教材编写团队由本学科和相关学科专家、教研人员、中小学一线教师等组成。 教材编写实行主编负责制。一套教材原则上设一位主编,特殊情况可设两位主编。主编应对具有高级专业技术职务,在本学科领域有深入研究、较高造诣和学术威望,有丰富的教材编写经验等。 教材编写修订上,《办法》指出,选文篇目内容积极向上、导向正确,选文作者历史评价正面,有良好的社会形象;符合知识产权保护等国家法律、行政法规,不得有民族、地域、性别、职业、年龄歧视等内容,不得有商业广告或变相商业广告。 

我还要指出的是,中方坚决拒绝个别国家对中国的无端指责。中国根据事情本身的是非曲直,并从叙利亚人民根本利益出发,决定自身投票立场。有些国家的错误行动导致了叙利亚人民的苦难,这些国家才应该认真反思自身言行。(央视记者 张雪松 吴汶倩)

《办法》指出,中小学教材是指根据国家课程方案编写的、供义务教育学校和普通高中学校使用的教学用书,以及教材配套的音视频、图册等教学材料。 与2001年印发的《中小学教材编写审定暂行办法》相比,新印发的《办法》有一些新举措。最明显的一点就是加强国家统筹。 例如《办法》明确,国家实行中小学教材审定制度,未经审定的教材,不得出版、选用。 其中,思想政治(道德与法治)、语文、历史课程教材,以及其他意识形态属性较强的教材和涉及国家主权、安全、民族、宗教等内容的教材,实行国家统一编写、统一审核、统一使用。 加强国家统筹还体现在教材的送审和选用上。国家课程教材送审工作采取集中受理的方式进行。国家课程教材必须在国家公布的中小学教学用书目录中选用,地方课程教材必须在省级教育行政部门公布的中小学教学用书目录中选用,各地教材选用结果须在网站上公示并报国务院教育行政部门备案。 

义务教育学校不得使用境外教材

国家对教材实行“凡编必审、凡选必审”。 地方单位组织编写的国家课程教材送审前,由省级党委宣传部门进行初步审核把关。 《办法》明确,教材须进行政治审核,重点审核教材的政治方向和价值导向,不能简单化、“两张皮”;政治上有错误的教材不能通过。选文篇目内容消极、导向不正确的,选文作者历史评价或社会形象负面的、有重大争议的,必须更换。 审核通过的地方课程教材,由省级教育行政部门审定后列入本省(区、市)中小学教学用书目录。审定后的教材不得擅自修改。 在教材出版方面,《办法》也作出规定。教材出版和印制应执行国家标准,实施“绿色印刷”,确保印制质量。教材定价应严格遵守“保本微利”原则。 此外,教材出版发行不得夹带任何商业广告或变相商业广告,不得搭售教辅材料或其他商品。 在教材选用上,《办法》指出,不得以地方课程教材、校本课程教材等替代国家课程教材。义务教育学校不得使用境外教材。 根据《办法》,若出现教材内容的政治方向和价值导向存在问题、内容出现严重的科学性错误、内容植入商业广告或变相商业广告、用不正当手段影响教材审核选用工作等情况,教材应退出使用,不再列入教学用书目录。

中方愿同各方一道,继续为推动叙利亚问题政治解决发挥建设性作用,这也是改善叙利亚人道局势的根本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