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首例儿童新冠肺炎重症患者在武汉治愈今日出院

独家!全国首例儿童新冠肺炎重症患者在武汉治愈

法制日报全媒体记者 胡新桥 刘志月

李兰娟:对,这个制备疫苗要有个过程,在疫苗种子株出来以后,要通过细胞株的培养,这个过程要真正拿到疫苗株的话,还要一个月,然后这个疫苗株拿到以后,还要进行一些方面的检查、检测,还要半个月,出来后,还要通过鉴定部门的鉴定,通过有关国家一期、二期的验证。从前面我们拿到疫苗株是一个半月,然后还得需要半月审批的过程才能够出来。

白岩松:现在这几天跟你刚来的时候,医院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

白岩松:今天很多人在手机上都看到了,说昨天武汉的老百姓晚上的时候打开窗户唱歌,你是否听到了?今天大家讨论的重点是什么?建议又是什么?

1月27日,胸腹正立位X光片检查显示,刘新小朋友右下肺见大片状模糊影,右上肺见片状实变灶。诊断意见是:右肺感染性病变(大片状)。经进一步检查,刘新小朋友被诊断为双肺肺炎并右肺部分实变。

之后,刘新小朋友的新冠病毒核酸检测显示为阳性,确诊为重症新冠肺炎。

刘新小朋友的家属说,1月24日(大年三十),孩子患病症状加剧,紧急送往武汉儿童医院救治。

白岩松:这个峰值会持续多长时间,离衰减还会有多远?

李兰娟:对!我们分离的新型冠状病毒的毒株,现在我们有了疫苗的种子株,把疫苗的种子株培养,可以变成疫苗株。通过疫苗株我们就可以制备疫苗。

李兰娟:我们现在最重要的就要关注这一类人,他们自己没有感觉到接触有疫情的人,事实上他已经接触到了感染者,所以他就感染了,但他又不知道。这个事情给我们预防带来很大难度,但现在我们有一种非常好的解决方法,就是利用大数据的信息化手段,就是你本人不知道你周围的人是感染者,但是大数据它会告诉你,你作为接触的人可能是疫情感染者。今天在浙江也碰到一位,他本人说他患病了,他说我从来没接触到武汉来的人,也没有接触到什么感染者,但是他被感染了。然后我们从大数据一查,发现他已经接触了三位是来自于武汉疫区的,所以现在大数据互联网时代把每一个人的流动情况可以摸得很清楚,所以我们现在同SARS时不一样了,有这样好的现代化技术和手段,应该得到充分的利用,发挥它的作用来更好的发现传染源,控制传染源。

董倩:在唱歌之前,武汉的老百姓几乎每一个人手机上都有这样一条信息:“在家隔离的武汉人今晚组织一个大型的活动,晚上8点组织唱国歌,到时候大家打开阳台窗户唱就可以了,晚8点不唱不散”。如何解读?第一层是幽默,当我们谈到大型活动的时候,往往不是演唱会就是开幕式,或者是运动会、演唱会等等,这叫大型活动。但是昨天晚上的这个大型活动参与者是留在武汉的900万自我隔离的武汉人,这个是真正意义上的大型活动,而且门槛非常低。只要你打开你的阳台窗户,扯开嗓子唱国歌就可以了,你就能够看到在困境中的武汉人还是有自娱自乐的这种精神。第二层是乐观,你想想悲观的人会唱歌吗?那么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他们选择的是用唱,唱什么歌?两支,第一支《义勇军进行曲》国歌,第二支《我和我的祖国》。国歌是每一个中国人都熟悉的旋律,不管是谁,不管在什么地方,天涯海角,这个共同的旋律响起来的时候,所有的中国人都是一个人,那就是中国人,我们都是在一起的。另外《义勇军进行曲》,这是我们到了最危急的时刻,恐怕也是武汉人的一种心声。第二个歌是《我和我的祖国》,武汉人选择自己把自己这样的一座城市封闭了起来,对外隔离了。在这种情况下,他们选择自断与外界交流,让更多的地方有更少的感染,这应当说是武汉人给全国的一个贡献。

白岩松:今天国家卫健委提出新型冠状病毒可通过接触传播,是否意味着我们要管手了,我们是否要戴上手套,是否要改变自己的一些动作?

白岩松:我们离拥有疫苗还有多长时间?是不是还需要长一点的时间?

感谢武汉儿童医院医务人员的辛劳付出!祝福13日即将出院的刘新小朋友及其家人!

经武汉儿童医院医护人员全力救治,2月5日,刘新小朋友的病情趋于好转。

1月27日,刘新小朋友入武汉儿童医院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

李兰娟:在医院里我们的医务人员接触患者,在接触污染物质的时候是应该戴手套的,但在外环境当中毕竟这个量是有限的,所以只要勤洗手就可以了。

郑霞:我是24日的早晨去金银潭的医院,然后直接入住的是他们的ICU。我们发现那里的病人病情非常的重,因为都是危重病人。有一些医生病倒了或者是累倒了,所以人员相对紧张,工作压力很大。经过这几天的调整和比较多的医务人员来驰援以后,人手多起来了,大家整个的诊疗规范已经规范起来和流程化起来。

郑霞:新型冠状病毒的肺炎其实大家的未知数是很多的,所以从现在的病情发展开始出现的第一批的一些病人,尤其是重症到恢复阶段病人,功能学的角度上恢复了,但是影像学角度上还没有完全恢复。所以至于到后期会否有纤维化的一些情况,其实大家还是有待于动态观察的,所以现在确实很难给您一个比较肯定的答案。

白岩松:网友非常关心的是治疗的方法,既然没有特效药,我们采用什么样的治疗方法?尤其是康复者会有后遗症吗?会不会二次传播?

白岩松:今天(28日)有这样一个信息,没有症状的患者或者说是传染者也会传染,怎么看待这一点?我们要防范什么?关注什么?

白岩松:昨天一天新增的病例数达到了1771例,超过了最开始40多天的总和。您怎么判断这个数字?是否正在靠近峰值?

郑霞:实际上是这样子的,我们的护理人员他们要进去的话,一般好的情况下是4小时能轮换,如果排班需要或者人手少的时候,甚至是6到8小时,但是防护服的一次脱卸就需要花非常长的时间,而且还有风险,所以大家都是尽量少喝水,这样的话,一是节省防护服,第二个是减少感染的一些风险。所以相对来说在那里工作确实是非常辛苦的。

据了解,刘新小朋友是全国首例治愈出院的新冠肺炎儿童重症患者。

今天上午,刘新小朋友家属接到武汉儿童医院出院通知。

郑霞:我仍然觉得缺得最多的还是有专业技术资质的ICU,或者是感染呼吸(科)的一些大夫和更多的防护用品,这个还是最现实的一些问题。

李兰娟:这个疑似病例既然已经报告了,我相信这些人都已经隔离了,这当中肯定有一部分人要变为确诊病人,但是他们已经隔离了,转化为确诊的病例,这个是我们在预期当中也并不可怕,数量适当的增加也是在我们的预算当中,只是最怕的就是我们还不知道的隐性感染者,所以要严格的防控。

李兰娟:这样的增加在我们的预计当中,因为前一段时间从武汉输出到各个省,通过二代,甚至三代的传播,前面这些感染者都已经发病了,现在应该说已经是一个发病的高峰期。我们国家采取了严格的封城,对武汉减少了大批的感染者流向全国。所以在这次封城以前到全国各地的人,以及在武汉本地的人,它的潜在问题到现在正好是到达了一个发病期,所以现在应该是一个高峰期,所以现在的增加一点也不奇怪。

记者刚刚得到消息,被确诊为新冠肺炎重症患者、1岁2个多月的刘新已治愈,今日可出院。

白岩松:我听说由于缺防护服,一脱防护服就不能用了,所以很多的医生都不敢喝水,甚至不敢上厕所,是这样吗?

白岩松:我们用戴手套吗?平常是否要防止,比如说还没有洗的手去触碰脸或者眼睛?

李兰娟:这个我们也在不断的预测,关键是我们对于已经感染的人全部隔离了。对于那些隐性感染的人全部找到了,感染的人全部隔离了,那么通过14天的潜伏期在隔离以后,那么新发的感染率就要慢慢的往下降了。担心的是有的地方隔离不严格,传染源没有全部查出来,还隐藏在那里的话,那么这一个就会使得病人不能一下子控下来,所以严格的查处感染者,严格的隔离是非常重要的。

白岩松:您在2003年的时候您是浙江卫生厅厅长,现在您作为专家给政府的建议是什么?觉得还应该多做一些什么?有没有更严厉的对策应该实施?

刘新小朋友家住武汉市黄陂区盘龙城。春节前出现感冒、拉肚子等症状。

白岩松:今晚(28日)6点,在杭州的国家重点实验室分离出了3株新型冠状病毒的毒株,它意味着什么,是否意味着我们离拥有疫苗已经很近了?

白岩松:今天公布的数字,大家看到疑似的病例接近7000,但是进行医学观察的还超过4万,它是怎样的一种转化?是否意味着未来还会增加很多的确诊病例?

李兰娟:我觉得一个突发的传染病到来的时候,政府的防控,尤其是对传染源的发现和传染源的控制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国家也是在短期内,对武汉进行了封城,宣布了乙类传染病甲类管理,全国各地现在已经对疑似的也进行隔离医学观察。对病人全部收治进行观察,这个决定是非常正确的。

李兰娟:这个提出来是非常重要的,除了呼吸道传播以外,还可以通过接触传播,也就是说病人呼吸道出来的飞沫可能会污染周围的环境,所以当我们的手到处摸的时候,有可能在手上得到污染和感染,所以我们要提倡大家要洗手,勤洗手是非常重要的。通过这个来切断传播途径,所以规定了飞沫传播和可能接触传播,让大家更重视来切断传播途径,来加强洗手通道,改善卫生习惯,使我们的预防工作做的更好一点。

白岩松:现在还缺什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