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恶意报道影响经营”!这家公司业绩滑坡理由亮了!公司回应来了……

2019年因拖欠奶农奶款而备受关注的科迪乳业(002770),无意外交出了一份绩差“成绩单”。业绩变差的理由中有一条是:报告期内,受某媒体记者连续恶意报道,影响公司正常生产经营。对此,科迪乳业独家回应了e公司记者。

公司表示,在奶源端,受奶源供需形势影响,上游价格有所上涨,公司持续优化产品结构,并通过与中国最大的乳牛畜牧公司及最大的原料奶生产商中国现代牧业建立长期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为公司取得稳定优质的奶源供应和稳定的奶价。

科迪乳业爆发拖欠奶农奶款事件后,国内鲜奶收购成本也创了近年高点。

2月28日晚间科迪乳业发布的2019年业绩快报显示,期内公司预计实现营业收入8.13亿元,同比下滑36.77%,净利润亏损4962万元,同比大幅下滑138.43%。在公告表述经营业绩情况时,科迪乳业表示“报告期内,受某媒体记者连续恶意报道,影响公司正常生产经营。”

此前在2019年10月31日,科迪乳业曾发布全年业绩预告,预计将实现盈利3200万元至4800万元,比上年同期下降75.22%至62.83%。

2019年8月3日、5日,深交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相继对公司下发问询,要求说明大股东科迪集团质押风险情况,并要求对公司及子公司的生产经营情况进行全面梳理。

声明:转载所有资讯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虽然业绩快报中有表述称,“目前公司正在逐步恢复正常,今年业绩有望实现较大增长。”但对于科迪乳业来说,目前资金链问题依然待解。

在2019年业绩快报中科迪乳业表示,报告期内受奶农事件影响,原奶不能满足生产需求且价格奇高。现原奶供给恢复正常且价格下降约20%,生产成本得到有效控制。

西部牧业此前发布的2019年业绩快报显示,公司期内净利润亏损5476.81万元,同比下降377.87%。其中公司全资子公司新疆泉牲牧业有限责任公司因受到原材料涨价的因素影响,2019 年度利润较上年同期有所下降。全资子公司新疆西牧乳业有限责任公司在2019年第四季度因奶源紧缺,无法释放产能,导致营业收入下降形成较大亏损。

公告称媒体恶意报道影响经营

受拖欠奶农奶款风波影响,2019年8月科迪乳业股价最大累计跌幅超过26%,事件的相关进展也引得众多媒体报道。对于公告中表述的“某媒体”所指何家,有公司人士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并不是特别清楚”。记者通过天眼查搜索,科迪乳业目前也尚未有公开的与媒体相关诉讼情况。

科迪乳业此前公告也称,经向科迪集团核实,2019年8月16日之前,商丘市政府一直在积极帮助科迪集团协调推动省级投资平台、质权人设立专项产业振兴基金,上述基金参与各方已进行了多轮磋商,尚未签署相关协议。

此外对于期内业绩大幅下滑的原因,公司表示受大环境影响,资金链出现问题,此外归属于科迪巨尔乳业洛阳有限公司(原收购子公司)商誉资产减值提取数额较大,商誉资产减值约3100万元,亏损约1100万元,合计亏损约4200万元,归属于母公司年度亏损约700万元。

鲜奶收购成本创2015年以来新高

而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科迪乳业期末现金余额为2720.34万元,此前在2018年末公司现金余额为1.67亿元。

2019年8月初,因长期拖欠款项而被大批奶农围堵的科迪乳业,成为舆论关注热点。这家自2017年以来净利润持续维持增长的“绩优”企业,相继被媒体曝出拖欠员工工资社保、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2016年非公开发行股份事项存在“兜底协议”等问题。

2月28日午间,新乳业(002946)发布的2019年业绩快报显示,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 56.7亿元,营业利润2.6亿元,分别较上年度增长14.13%、0.96%。

根据农业农村部对主产省生鲜奶收购价格监测数据,2019年生鲜奶平均价格为3.65元/公斤,分别比2018年和2017年的平均价格高5.49%和4.89%。具体地,2019年1月之后生鲜奶价格持续走低,到5月份降至3.53元/公斤的年度最低值,比年初下降了2.22%。生鲜奶价格从6月份开始反弹并持续上升,到12月份达到3.84元/公斤,比年中最低价格高8.78%,也达到了2015年以来的最高价格。

当月16日科迪乳业公告对问询的回复,除承认推迟支付应付奶款,科迪速冻存在部分应付未付工资情形,科迪集团、科迪速冻、科迪乳业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外,否认了包括“兜底协议”在内的部分媒体报道内容。同时该公司也因涉嫌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不过,在科迪乳业受到证监会立案调查后,上述纾困资金或已搁浅。

图为哈尔滨机场应对降雪天气。仇建 摄

根据公司2019年8月的问询回复,科迪集团累计质押其所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4.84亿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99.96%,上述股票质押存在平仓风险。

早前科迪乳业曾对外表示,商丘市政府正积极帮助科迪集团缓解流动性风险,并协调推动省级投资平台设立专项产业振兴基金(20亿元),以纾解科迪集团股票质押风险。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彼时也采访了多位参与基金设立工作的河南地方纾困平台负责人,了解到相关平台确实在筹划这个产业振兴基金,等待政府方面最终确认救助。

28日降雪后,哈尔滨机场立即启动清冰雪预案,飞行区管理部组织清雪作业人员出动20余台清雪车,对跑道、滑行道、机坪进行了清扫,并利用航班间隙对跑道、滑行道进行了集中清扫。

上市公司在财报中直接指出受媒体报道影响经营业绩的情况十分罕见。在2019年,拖欠奶农奶款事件的不断发酵,确实对科迪乳业带来“重伤”。

鲜奶收购价格上涨对乳制品行业的影响不仅体现在科迪乳业身上。

受持续降雪影响,哈尔滨飞往上海、青岛、烟台、杭州、深圳、广州、宁波等城市的7个航班延误。(完)

对于两次业绩预期出现差异的原因,公司表示是因期末对科迪巨尔乳业洛阳有限公司资产进行减值测试发现资产减值较多导致与前次业绩预计存在差异所致。

“公司相关事件发生后,供奶的奶农也曾扎堆挤兑,每公斤奶价叫高到5元以上,而平时基本都在两三元/公斤。”谈及公告中提及“受奶农事件影响,原奶不能满足生产需求且价格奇高”的问题,上述科迪乳业人士表示,目前收购原奶的价格已恢复正常,公司相关生产目前也保持稳定。不过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经销商配送或受部分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