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健委谈复工复产聚集性疫情发现可疑病例要及时报告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2月28日电 (任思雨)对于复工复产之后局部发生的聚集性疫情现象,国家卫健委疾控局二级巡视员崔钢28日表示,国家卫生健康委高度重视,通过联防联控机制下发了进一步做好聚集性疫情防控工作的紧急通知,要求各地在复工复产之前一定要确保各项防控措施落实到位,特别是要做好“四早”:早发现、早报告、早隔离、早治疗,这是综合防控的重中之重;复工后要把现有的措施做实做细,包括每天开展的体温检测、健康监测等;一旦发现有可疑病例要及时报告。

德国致公协会向中新社一线记者捐资

暨南大学文化遗产创意产业研究院院长

比影片中那些带有种族主义色彩的失落感更具有价值的是,影片指出了一个对现代人来说都具有风险性的问题:那就是被大众传媒与娱乐所操控的人生。亚瑟自小立志成为一名喜剧演员,对他来说,成为喜剧演员就可以名利双收而“不必工作”;这虽然是亚瑟的天真,但在一定程度上也是电视上各种娱乐节目误导的结果。影片还展示了美国大众在媒体长期洗脑下的人云亦云:母亲潘妮说韦恩会是个好市长,亚瑟问她是怎么知道的;潘妮说,每个人都这么说;亚瑟问足不出户的她是听谁说的;潘妮说,电视上人人都这么说。影片以不动声色的辛辣讽刺,为我们展示了舆论操控下的美国大众的认知渠道与认知水平。

国际民间艺术组织(IOV)全球副主席

自从有了人类,我们就总是伴随着各种灾难而成长的,来自于自然的或者人为的;偶然的或者必然的,我们总是在与各种灾难与困难的斗争中不断地反省、成长;有失败,有胜利,更多的是学习,还有努力战胜。人类是不屈的,是伟大的,但也是脆弱的,随时可以被各种灾难击垮的。人类之所以伟大,是因为我们有意志,有目标,有精神,有信仰,我们懂得克制自己,懂得思考,懂得包容,更懂得寻找自身的不足与错误,假如没有这种能力,人类将失去在这个地球上的主宰能力。假如病毒是人类最可怕的对手,那么我们必须找到战胜对手的方法,有战胜对手的能力与勇气。歌德曾说过:“人类最大的灾难就是瞧不起自己。”所以,希望这场灾难变成使我们的生活变得更加美好的动力和源泉。

虽然以亚瑟有“精神疾病”这一设定将整个叙事归于“虚无”,但导演借电影的感官感染力,成功地为这个时代打造了一个饱受压抑的美国底层白人的形象。影片花了许多笔墨表现亚瑟在遭到他人打击与贬低时的面部表情与姿态,观众可以切实感受到他内心的痛苦。跳舞,玩枪,化妆……这些亚瑟独处时的镜头,既表现了一个人内心的诗意与戏剧性,也是其性格走向裂变的写照。《小丑》公映后在欧美引发巨大争议,而小丑的扮演者杰昆·菲尼克斯的表演获得本届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奖”却无人反对,显示出好演员可以为人物带来巨大光彩。

亚瑟受同事“陷害”失去工作,在回家的地铁上打死三名挑衅他的青年男子。媒体推波助澜,在不知凶手是谁的情况下掀起“小丑杀死华尔街精英”“底层反抗”等舆论风暴;亚瑟应邀参加“默里·富兰克林秀”节目,本计划在节目中自杀,却因发言被打断而杀死主持人默里,在被押送警局的路上被暴乱人群解救,成为他们的英雄。这是影片讲述小丑如何“黑化”的故事——在压抑的心理状态下,似乎什么都有可能是压垮亚瑟的“最后一根稻草”。片中另外有一条讲述亚瑟身世的故事线,暗示亚瑟有可能是市长竞选者韦恩的私生子——一个资本主义在诞生了自己的捍卫者的同时也诞生了自己的反对者的世俗寓言。

尊敬的中新社陈陆军社长:

尊敬的中新社全体记者朋友们:

各位好。首先向大家拜个晚年。尽管这个春节看上去不是那么温馨轻松,甚至有些负重而艰难,因为武汉新冠状病毒肆意横行,令本该欢乐的气氛被冲淡,可是即便如此,隔着大海与星空,我们真诚地对大家说一声:辛苦了,亲爱的同胞们;感谢了,亲爱的记者朋友们。

(任明 作者系上海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副研究员)

在真实与虚构、精神正常与异常、个例与常态、主流社会与边缘群体之间,《小丑》利用影像语言进行了很多并不公平的影射与暗示。而对于底层者最应该反对的社会资源的掌控者与攫取者,《小丑》的态度却是含糊的。导演将资本家韦恩与潘妮的关系虚化,使得花心少爷欺负无辜少女的故事变得模棱两可起来,似乎韦恩老爷也可能是女手下妄想症的受害者。影片叙事的断裂从小丑在电视上发表控诉那一场戏中可见一斑:小丑通篇控诉的是底层人如何被忽视、人们互相之间如何没礼貌;在提到韦恩时,他有的是底层对上层的愤怒,而非儿子对父亲的怨恨与不满——所谓风流孽债只不过是小报风格的障眼法而已。

影片一开头,随镜头一起出现的是电台主持人的声音:新闻永不停歇。在被社会学家称作“风险社会”的现代社会里,没有人想要24小时活在新闻的影响之下。层出不穷的新闻加快了世界运转的节奏,给现代人带来巨大压力;然而这也是现代人必须付出的代价。诚如荣格所言,所谓现代人,就是“可以感知到现代状况的人”。如果要概括《小丑》为何充满偏见而仍可打动人心,那是因为它敏锐表达了普遍存在于现代人内心深处的孤独与疏离。

我们几位是定居在德国二十多年以上的华人华侨,分别来自高科技、大学、金融、文化、教育等领域,虽然我们多年身在海外,远离故土亲人,但是无论海水有多宽,从来没有阻挡过我们对祖(籍)国的思念,更没有削弱过我们对国家与同胞们的牵挂与热爱,国家兴旺,我们欢欣鼓舞;国难当头,我们同仇敌忾。在各自不同的位置上,我们始终记得,我们是华夏子孙,龙的传人。这场疫情堪比灾难,带给我们国家的损失,是巨大的,但是我们也相信,在中央政府的领导下,在大家的团结努力下,一定会战胜灾难,而且重新获取力量,恢复所有的美好生活。

杨明会长、教授(德国法兰克福) 陈平会长、教授(德国海德堡) 程旭博士、教授(德国卡尔斯鲁厄) 杜可明博士、教授(德国亚琛) 冯定献先生(德国汉堡) 侯正猛博士、教授(德国克劳斯塔尔) 周向前博士(德国海德堡) 张海琛先生(德国法兰克福)

我们要再度感谢身为记者和编辑的你们,在这样危险的环境下,勇往直前地在第一线进行采访、报道,让更多的人们了解真相,知道事实,报道新闻,传递知识。中国新闻社是海外华人倍感亲近的新闻媒体,也是由中国新闻界和侨界知名人士发起成立的著名媒体,多年来一直积极努力地传递着中国好声音,凝聚着华人华侨读者的向心力,这也是沟通我们与祖(籍)国的一个良好平台,为此,我们以个人的名义捐赠十万元,区区心意不算什么,请用于购买一些前线所需要的防护用品,表达我们的一点心意。希望你们保证自身安全,继续秉承公正、及时、客观、中立、正义的态度,为百姓大众带来真实的消息,为读者写下一个个有力量的文字。好的文字犹如星光可以照亮读者的心扉,让我们携手同心尽快渡过这个艰难时光,让我们的祖(籍)国更加美好强大。

该协会同时致信中国新闻社社长陈陆军和全体记者,全文如下:

中华海外联谊会常务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