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康复后复工护士看我站在那里病人心安

从护士变成患者,再到重回战“疫”一线

郭琴:看我站在那里,病人心安

6号床又收进了新病人。得知郭琴是康复的新冠肺炎患者,病人们对她更信赖,围着她问“胸闷到底是什么导致的”“我今天喝的水够不够”。

医院里有了变化,走廊上贴着市民寄来的卡片,一个小学生用零花钱给他们买来午餐。还有人送鲜花、蛋糕、水果、煲仔饭。郭琴上班的第一天,交通停摆,警察敬了礼,送她到医院。同样充当护送者的,还有外卖小哥。

那位吐出粉色泡沫痰的胡姓患者经过体外膜肺氧合(ECMO)治疗,重获健康。他出院那天,正是郭琴返岗的日子。

第二天,体温一度升到39.5摄氏度。她验了血、做咽拭子检测,一看到是阳性,心凉了半截。当双肺毛玻璃样的CT结果出来时,医生下达指令,必须住院。

其次,重构地域传统冰雪文化空间,延续冰雪文化血脉。村落是中国社会结构中最基本的生产单位和组织形式,地域冰雪文化是以传统的农耕文化为基础的,以血缘、地缘、业缘关系为联结的文化形态,是村落乡土文化的优质资源。正如费孝通先生所说,泥土是乡人的生命,乡愁对中国人来说,是延绵一生的文化记忆。因此,地域传统冰雪文化的开展能有效勾起村落内居民的文化记忆和乡愁追思。

提升地域冰雪文化自觉性非常重要。传统冰雪文化通常是由身体演绎的,很少有单纯性的文字记载,当地民众具有对传统文化基因的记忆,能够通过实践还原冰雪场景,以最大限度保持冰雪文化的原始性。保护这种记忆,使之流传有序是我们要做的一项重要工作。同时,要吸纳与其冰雪相关联、与其文化相融合的多方主体参与,可以是市场第三方,也可以是专家智囊团,或是冰雪文化传承的民间组织等,形成治理联盟。通过多方利益协同将地域的传统冰雪文化放在中华文化和世界文化大格局中考察,将其活化为兼具中国特色和独特魅力的冰雪文化新样态。

病毒也可能来自她穿上防护服后接触的6位确诊患者。采血、吸痰,都是高风险的暴露工作。一位53岁的姓胡的患者,从菜市场回家后接连高烧,转入中南医院急诊中心。郭琴把手伸进他的口腔,气管导管插进呼吸道,他的痰喷了出来,溅出粉色的泡沫。

郭琴说自己爱感动,以前在急诊常遇到各种突发状况,一个两三岁的宝宝被货车撞伤,家人一分钱都掏不出来。病床那么大,他只有小小的一点,睁着眼睛,不哭不闹。她和几位同事看不下去,凑钱给孩子治疗。

冰雪文化非常丰富,不同地域的人群对冰雪文化的追求与展示是不一样的。瑞士达沃斯小镇、新西兰皇后小镇、美国格林尼治小镇等的成功案例,让我们希冀能够“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但效仿者却很少能够成功。可见,发掘我们自己的文化传统,把我们对冰雪的感受个性化表达出来,是提高冰雪“热度”的一个重要因素。

新冠肺炎康复后,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的护士郭琴复工了。“看我站在那里,病人心安。”郭琴在自己躺过的隔离病床前,护理新的病人,“我的出现,即使不说什么,也是鼓励。”

夜晚在焦虑中度过,抢救仪器就在枕边,输液瓶滴滴答答到凌晨两点。原本与郭琴搭班的男徒弟,一个人在病房里穿行,监护仪报警声频繁响起。从晚上10点接班到第二天上午8点,脚步声没有停下来,不是平稳的步伐,而是急促的小碎步。

首先,唤醒地域传统冰雪文化自觉。费孝通先生曾言,文化自觉是当今时代的要求,是生活在一定文化中的人对其文化有自知之明,并且对其发展历程和未来有充分的认知。冰雪是冰雪文化的核心元素,其自身就代表一种积极、健康的生活方式,能为大众提供身体实践表达族群记忆的平台,加强大众的凝聚力和归属感。

父亲得知后有些不高兴,不愿意跟她说话。“好不容易没事了,还要再去,你在单位就是个员工,在家里父母就你一个孩子,儿子就你一个妈。”家人劝阻她。

父亲不大同意,每天问她,为什么待在家里?为什么不去医院打针?

开栏的话:面对突发的新冠肺炎疫情,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已经打响。在这场席卷全国的疫情防控阻击战中,涌现出一个个平凡而伟大的战“疫”英雄。他们有的是奋战在抗击疫情一线的白衣战士,有的是守护一方平安的基层民警,有的是防疫前沿的社区工作者,有的是维持社会运转的出租车司机和快递小哥,还有来自各行各业的青年志愿者……正是因为他们的存在,人们才更加相信,同心协力,共克时艰,就一定能取得疫情防控斗争的全面胜利。从今天起,本报特别开设“战疫青年英雄谱”栏目,向战“疫”英雄致敬。

Copyright © 2020 每日经济新闻报社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使用,违者必究。

她现在每天都会流泪,看到武汉封城的消息,哭了;一个志愿者护送了50多位病人,哭了;雷神山的工人连夜建医院,她也哭了,“工人很朴素,说想为国家做点事情,以后好跟孩子吹牛”。

郭琴是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第一个感染的医护人员,同事们都在紧张地盯着她的变化。幸运的是,住院3天后,她的体温恢复正常。她腾出床位,开始回到父母家居家隔离。

看到体温计的数字后,郭琴立马隔离家人,通知单位,大量喝水,“当时往好的方向想,是不是甲流。”

(作者:张铁民,系东北师范大学国家体育总局体育文化研究基地主任、博士生导师)

一个40多岁的女病人,刚刚失去了父母,呼吸很差。她向郭琴倾诉,觉得自己的一生就要结束了。郭琴护理她、安慰她、陪伴她。经过治疗,她能下床走路了,还能跟家人视频。

传统冰雪项目的开展更多地依附于传统的节庆。对此,建议重构地域传统冰雪文化空间,因地制宜建设乡土冰雪文化平台、冰雪陈列馆、冰雪大讲堂、冰雪民俗馆、冰雪智慧空间等,在物质和精神双重层面上打造村落居民的精神家园。社会各界都可以依托冰雪文化平台开展常态化的忆乡愁、见乡人、抒乡情等主题节庆活动,让村落居民的情感交流、乡情乡恋体现在精心安排的冰雪活动细节中,通过家园这份情丝牢牢凝聚人心。此外,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地域传统冰雪文化空间建设,以政府购买公共服务等形式增加传统冰雪文化产品和服务的供给,满足群众的文化需求。同时,站在国家文化安全、大国文化自信和民族认同的角度,宣传传统冰雪文化的时代价值,提升村落居民保护地域传统冰雪文化的自觉性。

郭琴又依次套上粉色贴身的手术衣、蓝色的隔离服、白色的防护服,戴上面屏与护目镜,套上两层手套和脚套。同事们在防护服外给彼此写名字,有的还写着“彭于晏”。

最后,完善地域传统冰雪文化保护与管理政策,守住冰雪文化根脉。村落的传统冰雪文化与居民的农业、生产和生活相关联,通常借助庙宇、祠堂、村落、建筑、生产器具等来表达文化生成的价值理念,且基本都属于个人产权。按照文物保护法的相关规定,个人产权文物修复由所有人承担,且需要聘请相应资质的设计单位编制方案,报请文物部门批准,产权人修缮确实有困难的,可以向地方政府文物主管部门申请经费支持。但对于具体的经费、如何资助和具体程序尚无明确规定。这就需要我们在这方面做好文章,因地制宜,把保护、开发结合起来。建议地方政府根据文物保护法制定冰雪遗产文物保护实施方案等细则,完善地域传统冰雪文化保护政策,如明确经费申请的具体流程,不管产权人和所有人是否有经济能力,都应根据文物级别和保存状况获得相应的经费支持等措施。同时,加强对地域传统冰雪文化的管治,以《中华人民共和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法》为基石,明确地域传统冰雪文化申请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申请程序、归类界限和管理部门归属等问题。

病人们愿意看到她,仿佛她站在那里,就意味着一种治愈的希望。

如今,一天下来,她的防护服干了又湿,湿了又干,护目镜一片模糊。

“我们1月7日开始穿防护服,此前还没有排查‘不明原因的肺炎’。”她可能在穿上防护服前被不知情的患者传染。

住院的第二天,连轴转的护士长抽空给郭琴送来早餐,郭琴讲着前一夜的观察,两人忍不住抱住痛哭。

武汉的街头呈现从未有过的安静,让人怀念起堵车的日子。医院人少了,受疫情影响,医护之间减少走动,在餐厅里也要分开进食。“等疫情过去,我最想做的是拥抱孩子,和朋友聚餐,跟同事拌嘴。”郭琴说。

“如果我没有症状,就可以帮同事一下,他就没有那么辛苦。”同事来护理她,她很不好意思,她不能走动,需要喝水时,也不想过多麻烦他们。

儿子渐渐习惯隔着屏幕看到戴口罩的母亲,他把母亲写进作文里,那是“永远在说减肥,永远没有瘦下来的妈妈”。

“疫情留下很多思考,关于你和家人、关于同事之间、关于你和整个社会的关系,以及如何面对病人。”郭琴说。

同事忙完,走到郭琴跟前,观察她的呼吸和睡眠。“曾经我也是这样无数次巡视病人,日日夜夜地坚持了15年,现在想想都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

短短十几天,她由一名急诊护士变成患者,再回归医护队伍。再次穿起防护服时,郭琴的改变不可避免地发生了。

1月27日,郭琴的血液检测结果、核酸检测结果和CT都显示正常。护士长意外地收到了郭琴的微信:“护士长,了解到病房现在重患越来越多,大家压力也大……护士长看能不能请示一下,问问专家们不发烧几天后可以(工作),要是没大碍,我就来上班。”

她给儿子发了一条信息,“自己能做的要多承担一些,爸爸一个人很辛苦。”她心里内疚,陪伴孩子的时间太少了。

很难确定病毒是从什么时刻找上郭琴的。1月12日下午,头疼,发冷。她下了夜班,一量体温,37.8摄氏度。

郭琴的先生与儿子在另一处隔离,儿子许久未见妈妈,只能看到手机屏幕上露出的一双眼睛。

6号病床在一个两人的房间里,10平方米,没有窗户,白炽灯昼夜亮着。她在这张病床上护理过无数病人,也抢救过危重患者。这回,她第一次以的病人视角扫视曾经工作的地方。

一个感染的护士拿到确诊结果时,哭了。她向郭琴求助,“我该怎么办”。郭琴安慰她:“你看我不好好的嘛。”

“我终于理解了有些病人不忍打扰护士的心理,宁可自己憋着,也不跟护士说。”等她重返岗位时,添了主动询问病人需要的习惯。

她说服了家人:“我是第一个被感染的医护人员,也有其他同事病了,哪个家庭没有孩子,我现在要是不回去,我不知道算不算逃兵。”

“会联想到这张床上发生的不好的事情。”她想到那位原本健康的胡姓患者,竟要靠机器维持生命,“如果到了需要仪器支持的地步,你的生命直接托付给医疗团队,你无能为力。”她想到自己最坏的结果,想到病人痛苦的呻吟、呼吸频率加快、指甲因为缺氧而变干,不能一口气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以前孩子最喜欢问郭琴:“妈妈你今天上什么班?”她常年倒夜班,一旦在家,孩子总是特别开心。“他其实想说妈妈今天不上班才好。”听到要去上班的答案,儿子默默走开。

“病人最需要的是重视,人一生病就变脆弱,渴望别人多陪伴。”郭琴说,“对轻症病人给予心理上的鼓励,重症病人有的神志不清楚,只能用一些音乐安抚。”

郭琴在家里隔离,看工作群里同事格外忙碌,大家讨论今天又收治了几个病人、讨论物资输送,讨论寄贺卡的小朋友。不论几点都有人在群里说话,好像没人休息、没人睡觉。

返岗那天,同事们一起为郭琴喊了口号,“欢迎归队!”然后穿着隔离服,一一拥抱。

联系我们 广告投放 友情链接

知道郭琴感染了,邻居开始减少与她家人接触,母亲气不过,总是跟人说:“我女儿没什么,你们为什么要远离她?”

关注我们 微博@每日经济新闻 腾讯微信 订阅中心

郭琴(右)与同事。受访者供图

因此,对于我国地域传统冰雪文化的建设来说,要将地域传统冰雪文化中的文明乡风、良好家风、淳朴民风等“虚”的内容做实,活化为涵盖思想文化、哲学价值、历史传承、文创开发、遗产保护等在内的新内涵。“活化”不是简单的“回归”和“复旧”,而是通过唤醒、激发,在传承的基础上对文化进行创造性转化,增强传统文化基因的反应活力、吸引力和生命力。因此,赋予地域传统冰雪文化新的生命力,必须重视地域传统文化的活化利用,具体可通过唤醒文化自觉、重构文化空间、完善文化保护和加强政策管理3个策略来实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