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式直播“消亡史”

导语:1927年,心理学家蔡格尼克做了一个实验:将受试者分为甲乙两组,同时演算相同的数学题。甲组顺利演算完毕,乙组却中途叫停。

1927年,心理学家蔡格尼克做了一个实验:将受试者分为甲乙两组,同时演算相同的数学题。甲组顺利演算完毕,乙组却中途叫停。然后,请两组分别回忆演算的题目,结果发现乙组明显优于甲组。这个证明人们对那些中途被打断、未完成事情印象深刻的实验,被称为蔡格尼克效应。原本是艰涩难懂的心理学理论,如今却被主播们生生用“剧本式直播”搞出个实践版来。

据介绍,该款消毒机器人将过氧化氢设备与机器人相结合,在机器人内部装置消毒系统产生消毒气体,而且在无人环境下能够实现自主导航、自主移动,高效、精准地对室内进行360°无死角消毒防疫,还可以模拟人类自由移动的能力,代替人深入疫情严重区域,减少因为“消毒”而造成消毒人员感染传播的可能。

目前,这款消毒机器人已有效作用于此次新冠病毒肺炎疫情防控的消毒工作中,重点应用于重症监护病房(ICU)、负压隔离病房/传染病房、实验室(病毒、细菌)、手术室发热门诊、病理科和检验科、药物配置室/静脉药物配置中心(PIVAS)、供应室、急救车等区域,以及无菌检查实验室、微生物检查实验室、阳性对照实验室、取样间、物料传递间等密闭空间灭菌。

“以往固定设备消毒,放在房间一个位置上消毒,会造成消毒不均匀,由于空间角落和缝隙死角多,也无法彻底消毒。”灵至科技科技总经理张克军透露,相比传统的人工消毒或者固定式消毒设备,这款消毒机器人的最大特点是可边移动边消毒,人可以不参与消毒过程。一台消毒机器人携带消毒液1500毫升,可单次连续工作3小时以上。

主播带货,全靠演技。论直播的内容,无论是吵架还是PK,内容都无比猎奇,炒作的手段也很低级。不过,尽管剧本式直播令人尴尬到不忍直视,但往往能收获不错的流量。

该类移动机器人是苏剑波课题组承担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和重大研究计划项目成果的产业化部分。该机器人能有目的地理解环境、任务、自身状态及人类的动作和意图。它需要充分利用传感信息感知环境和任务执行过程,并通过接受、记录和学习人的操作命令获得面向特定任务的智能进化并能共享给其他机器人。

不久前,快手针对“剧本、演戏炒作卖货”现象进行专项治理,其中特别提到,部分主播在直播的过程中,利用家庭矛盾、离婚出轨、团队矛盾等与商品销售无关的元素炒作,诱导粉丝购买商品,严重影响了用户的购物体验、观感体验、损害消费者的利益。抖音也发布公告,对电商低质画风的专项治理行动,打击演戏炒作卖货、卖惨营销等行为。

此外,上海疾控中心,香港地铁等都正在或尝试使用消毒机器人,作为智慧化城市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完)

不仅不能“滋补身体”,滥食野生动物甚至还会带来健康风险。有研究表明,人类传染病的病毒70%来源于野生动物,包括鼠疫、SARS等。比如蝙蝠、穿山甲等野生动物,就被指为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的源头或中间宿主。当前就养殖的家禽家畜而言,有相对干净的生活环境、可靠的饲料来源、较为完善的免疫制度,完全能够满足我们的需要,没必要冒着染上病毒的风险去食用野生动物。

国家已经出台《野生动物保护法》,这部法律曾在2016年作过一次系统修订,确立了保护优先、规范利用、严格管理的原则,从猎捕、交易、利用、运输、食用野生动物的各个环节作了严格规范,特别是针对滥食野生动物等突出问题,建立了一系列科学、合理的制度。2020年,修改野生动物保护法拟将增加列入常委会今年的立法工作计划,进一步加大打击和惩治乱捕滥食野生动物行为的力度。

我有点不敢相信是她,之前,她在某短视频网站上传的作品里,温婉、可爱、独立。身边的同事淡定地告诉我,这是典型的剧本式直播。

野生动物的产品相对来说比较稀缺,非法经营和售卖野生动物产品在经济利益方面有着较大驱动力。因此,加强相关立法,为惩治违法消费行为提供明确、充足的法律依据,实现野生动物捕猎、生产、经营、消费的全链条管理刻不容缓。同时,我们也必须进一步加强野生动物监管、规范野生动物利用,引导人们避免受文化陋习影响而食用野生动物,防范人与野生动物交叉感染疫源、传播疫病。(寰平)

除了上文中的这套剧本外,还有一种剧本是“为粉丝发福利”。比如一件看起来百元以上的长款羽绒服,直播间只卖5.9元,只要关注主播、连续刷666,就能直接下单,可当我傻傻刷了5分钟的666后,5.9元的小黄车链接始终显示“该地区无法发货”。于是,取关。

“野生动物和植物是最珍稀的自然资源。”野生动物和植物是地球生态系统中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环,缺了哪一个都可能出现大问题。滥食野生动物不仅可能对人体造成危害,而且会对野生动物资源和整个生态环境造成极大破坏,从而引起整个生物链的崩溃,破坏人与自然和谐共生。保护野生动物和植物就是保护人类赖以生存的生态环境,就是保护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战略资源,就是保护人类自己。

“病从口入”,这用在滥食野生动物上一点都不为过。也可以想象一下,恶劣的生长环境暂且不言,那臭气熏天的宰杀现场,甚至带着大量寄生虫的野生动物,如何成为是“舌尖上的美味”?至于“食用野生动物能滋补身体”传言,更是没有科学依据。一些人们食用野生动物,除了消费观念落后之外,大多还有着一种猎奇性心理,殊不知,这是在拿自己的生命健康逞一时之快。

近期,我再看上述女主播的带货直播时,画风已经回归正常。尽管还存一丝表演的痕迹,但那种本属于她的真诚又回来了。

苏剑波课题组经过长期的研究,在语义地图的生成和进化、移动机器人抗干扰运动理论和技术等方面取得了重要进展,并将其应用于消毒机器人的自主路径规划中,其主动感知能力包括:对污染区域、障碍和污染源的主动检测,自主完成对自身运动和消毒行为的规划和执行。

对方又说:“是真的不行,我做电商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卖过这么低的价格!”她有点不耐烦,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身边的工作人员开始在旁边附和。争吵了几个来回后,只见她拿出要跟对方破罐子破摔的气势,对着镜头大吼:“我不管,我说个数,你马上给我上,××。9元,321上链接!”

但这样的流量红利,只会让主播以更激烈和更无底线地方式跟进,内容更加“辣眼睛”。

上述那个网红和品牌方开始吵架后,直播间正在观看的人数从5000蹭蹭上涨。评论下方一直有观众为主播加油打气,有少许评论质疑是“剧本”,但直播间人数并没有因此而减少。

抖音带火了李佳琦,李佳琦和淘宝主播薇娅变成了直播顶流。但也如同虹吸一般,让小主播难以出圈,于是便有了剧本式直播。

因此,当购物这件事,被主播与品牌的吵架反复打断后,原本看热闹的路人便会停下来坐等大结局,而且记住了主播和品牌的名字,也即所谓的蔡格尼克效应。如果你被主播带节奏“入戏太深”,失去自我判断,冲动消费是免不了的。

让这种剧本式直播消亡吧。现在的消费者,要的是Real。

不久前,看了一场某网红主播带货,我深深惊呆了。屏幕那头,她正在介绍一款美妆产品,播着播着,突然因为价格跟品牌供货方吵了起来。只听一个没有出镜疑似品牌供货方的人说,“咱们这个已经是最低价了,不能再低了。”主播脸上的表情有点难看,顿了3秒:“今天我必须要给粉丝一个交代,你们之前的最低价卖出过多少我不管,今天我就要卖这个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