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守在重症监护室他是生命的“守护者”更是无畏的勇士

坚守在重症监护室,他是生命的“守护者”,更是无畏的勇士

——记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专家李文放

2月24日,在武汉火神山医院重症监护室内,李文放为患者诊治。新华社发(吴浩宇 摄)

四平市病例为输入病例,男性,1月19日从武汉返回四平,25日因发热到四平市中心人民医院发热门诊就诊,经专家会诊后高度怀疑其为疑似病例,转入定点医疗机构隔离治疗。经四平市疾控中心流行病学调查,该病例于1月19日,乘坐首都航空公司三亚到沈阳经停武汉的航班,到沈阳转乘火车返回四平。

为了让悲怆少一点、希望多一些,李文放以秒来计算在“红区”战斗的时间。

床位不够。病房本来设计的是16个床位,受条件限制,只开了8个床位,远远不能满足危重病人救治之需……

据检方披露的信息,负责监视孟晚舟的安保人员中曾经有两人确诊感染新冠病毒,但安保公司却没有向她通报这一情况。这表明,现有保释条件没有考虑到新冠疫情对孟晚舟健康的影响。

加拿大最高法院在2020年6月通过判例确认了“最小侵入性”的保释原则。这一原则规定,保释条件对申请人生活的干扰要维持在最小且必要的范围之内。

插满管子的病人、医生护士急促的脚步、各种监控仪器的“滴滴”声……这是治疗新冠肺炎患者最前线的重症监护室“红区”的真实场景,也是李文放和战友们的战“疫”常态。

根据诸多变化的情况和法律依据,孟晚舟提出变更保释条件。

由于当时条件所限,这里的重症监护室暂没有负压环境,为患者进行插拔抢救时,飞沫很容易喷射到脸上。那天,12名危重患者转运到这里,一名患者心脏骤停。李文放快步上前,手握人工球囊,插稳鼻导管,在距离患者不到20厘米的地方,及时将氧气一点点打进患者的肺里……

据中国日报消息,当地时间周五,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最高法庭法官拒绝了孟晚舟变更保释条件的申请。孟晚舟律师团此前要求法院允许孟在宵禁时间外离开家时,无需私人安保人员的陪同。律师团认为,安保人员使她更容易感染新冠病毒。负责监管孟晚舟的狮门风险管理集团首席执行官在听证会上承认,放宽保释条件会使公司收入下降,不支持改变她的保释条件;法官也认为尽管孟晚舟一直遵守保释条件,但她仍然面临安全隐患和离境的可能性。

“快!”这是护士张婷听到李文放说得最多的一个字,语气短促有力,不容置疑。那天早晨,一进病房,张婷就看到了每个病床床头贴着的提示:“检查患者进气管是否完全进入鼻腔,防止脱落!”

“红区”。在抗疫定点医院,“红”“黄”“绿”3种颜色,分别代表3个区域:污染区、缓冲区、清洁区。“红区”是感染风险最高的地方,是人类与病魔激烈交锋的区域。战斗在这里,医护人员个个是勇士。

(每日经济新闻综合自:中国日报、央视新闻)

在重症监护室“红区”,每天都记录着悲怆,也孕育着希望。

火神山医院ICU收治患者当天,收治了10名危重症患者。李文放坚持给所有患者查体,为每个人制订治疗方案。他告诉身边的战友:“每一名危重症患者的临床表现并非千篇一律,必须根据实际情况救治。”

临危受命,李文放带领战友们连夜在“火线”完善防疫布局。他们梳理优化感染控制程序、诊治程序和救治方案,重新布置重症监护室隔离病房。

“这是一条生死火线,我们只有冲上去,才能把生命抢回来。”在李文放看来,重症监护室历来是打硬仗的地方。在这里战斗,是巨大挑战,更是如山重任,“这是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需要我们的地方”。

这一次,经过一番紧锣密鼓的资源调配、力量编组和流程考核,李文放和战友们很快全面接管汉口医院重症监护室,全力救治危重患者。

2018年12月,孟晚舟在18项条件下获得了保释,其中包括24小时安保公司监视、佩戴卫星定位电子脚镣、每天23时之后不得出门、上交护照等。这也是加拿大最严格的保释条件。

耐心问诊,换来的是自己的放心、患者的信心。

“我们的救治给重症患者带来了信心,也给医生同行带来了希望。”李文放说,来到武汉的第一天,内心就受到了极大触动:“看到一双双充满希冀的眼睛,我常泪湿眼眶。”

这位来自海军军医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的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专家,担任火神山医院重症医学一科副主任。

“快一秒,就可能救活一个生命。”经年累月的ICU职业生涯,李文放养成了风风火火的习惯:吃饭快、走路快、思考快、做决定快……

防疫标准不够。由于汉口医院是由康复医院临时改建的传染病医院,重症病房布局不完善,医护人员容易被感染。

截至1月26日24时,吉林省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6例,其中长春市1例,吉林市2例,松原市2例,四平市1例。目前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114人,均在接受医学观察。

两年来,随着案件相关细节的陆续披露,对孟晚舟有利的条件增多,孟晚舟也保持着严格遵守保释条件的良好记录。更重要的是,加拿大的新冠疫情日益加重。孟晚舟每次外出都要与几名保安坐在同一辆车里,这对双方来讲都是病毒传播的隐患。保释条件的变更也是为了遵守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新冠疫情防控的相关规定。

汉口医院,是武汉最早接收新冠肺炎患者的3家定点医院之一。李文放和战友们抵达这里时,地方同行们已与新冠病毒激烈“交火”。

此刻,摆在李文放和战友们面前的是异常严峻的形势——

一位地方医院影像科医生,被感染后病情加重,心情沮丧。李文放问明情况后,连夜为这名被感染的医生重新制订治疗方案。目前,这名患者病情转危为安。

法官听取了辩方和安保公司的各自主张,但是没有作出裁决。据了解,相关裁决最早将在13日作出,也有可能更晚。

那天,病房收治了一位老奶奶。她听力不太好,别人只有大声说话才能和她勉强交流。李文放瞅准空闲,守在老奶奶病床前,一遍遍询问病史。最终,他对症下药,老奶奶病情很快好转。

松原市病例,男性,在山东工作,1月20日乘火车经北京返回松原;该病例是松原市首例病例的密切接触者,在隔离观察期间发病,经省、市疾控中心实验室核酸检测为阳性,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

信任的背后,是李文放不顾一切往前冲的勇气,更是危难时刻显身手的实力——

上海外滩发生踩踏事件,他第一时间出现在手术室。在那场与时间赛跑的生命大营救中,他成功救治18名伤员。

战“红区”,需要的不仅是勇气,还要有这样一颗时时把患者放在心上的“红心”。

战“疫”一线有两个地方,让人闻之色变,也让人肃然起敬。

那是夜里值班的李文放打印并逐个贴上去的。“李主任就是这样,做事从不过夜。” 张婷说。

“看到一双双充满希冀的眼睛,我常泪湿眼眶””

进驻汉口医院重症监护室收治患者第一天,医护人员就见证了这位重症医学专家的血性胆气——

然而在火神山医院,这位重症医学专家让人敬佩的不仅是“快”,还有他的“慢”。

李文放与病毒较量的最近距离不到20厘米!

重症监护室。它有一个人们熟知的名称:“ICU”。这里,是危重患者生命的最后屏障;这里的医护人员,被誉为危重病人的“守护者”。

除夕夜紧急驰援武汉以来,李文放坚守的阵地只有一个——重症监护室“红区”。

重症监护室“红区”,堪称战“疫”火线。

■解放军报记者 王通化 陈国全

“这是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需要我们的地方””

在患者眼中,这位急救医生不仅是生命的“守护者”,更是无畏的勇士。

为了增加病房床位,李文放果断决定压缩部分缓冲区,增设2个床位。3天后,18个床位全部开放,尽最大努力抢救危重症病人。

当地时间1月12日,华为公司副董事长、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在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高等法院出庭,申请变更保释条件。主要诉求是放宽保释期间的限制措施。

奔赴汶川抗震救灾,在外学习的他拎起办公室的行囊就出发。蹲守在“帐篷ICU”里,他夜以继日,抢救了32名挤压伤综合征伤员。

谁也没想到,他们到武汉的第一仗,就是一场危险的遭遇战。

对于传染病房来说,缓冲区是一道关键的隔离防护屏障。压缩缓冲区,意味着感染风险增加。尽管同事们都被李文放的建议吓了一跳,但都毫不犹豫地选择相信他、无条件地支持他。

2月24日,在武汉火神山医院重症监护室内,李文放(右)与患者交流。新华社发(吴浩宇 摄)

“快,是为了救命;慢,同样是为了救命。”当军医30年,李文放有一个习惯:每收治一个新病人,都要尽可能多了解一些病情。